您現在的位置是:奇迹觉醒官网新区开服 > 塞班資訊 > 一個骨灰級塞班開發者的自白

奇迹觉醒圣导师装备:一個骨灰級塞班開發者的自白

奇迹觉醒官网新区开服 www.jfaze.icu 時間:2013-02-05 17:34  來源:kuailiyu   閱讀次數: 復制分享 我要評論

右側通用580*90廣告位

  諾基亞還是徹底放棄了塞班系統。當這個消息出來之后,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卓大師的創始人蘇光升,這個做SP起家的創業者,是中國最早一批做塞班論壇網站的人之一,當年著名的OPDA即是他和另外兩位搭檔一塊做的。而蘇光升也告訴我,這個論壇其實主要是他的兩位搭檔做起來的,其中一位便是來自天津的張云峰。

  

 

  這位半路出家、一邊上班一邊自學塞班軟件開發的草根程序員,在天津足足坐了近5年的冷板凳,最后在蘇光升的帶領下,拿到了著名天使的投資,但此時,諾基亞及其塞班系統卻開始沒落了……

  下文是我根據張云峰的口述,整理而成的一個塞班開發者的起起落落。

  玩票的年代

  我最早接觸諾基亞手機是在大二的時候,那是2003年。我學的是電氣工程專業,當時整天泡圖書館,有天突然發現一本雜志,上面就有一款最新的諾基亞手機NGAGE,非???。當時的市面上,諾基亞的主力機型還都是黑白型的。后來省吃儉用省下來1000多塊錢,就去天津六里臺一個著名的二手手機市場,買了這個機型的水貨。但這款手機不支持中文輸入,當時又沒有刷機、越獄一說,只能上網泡論壇尋找答案,裝字體、輸入法等,導致過多次白屏。

  讀書期間,利用一個寒假的機會,我自己學完了下學期的C++,所以后來一年我都沒怎么學習,最后考試也勉強過了。但我自學C++不是為了應付考試,而是想學點東西,因為論壇上能人很多,我又買了手機,就想自己學著漢化、破解什么的。

  當時關于塞班系統的論壇,有兩個比較著名:一個是3G365,一個是WDA(還有好多個智能手機論壇,已經不記得了),其中WDA都是一些資歷很深的人在玩,像我這樣的小白根本混不進去,所以我就先去泡3G365。2005年畢業之后,發現我自己在學校學的那點C++知識已經不夠用了,而且主要是基于PC機的教程,但C++語言在PC和手機上還是有很大差別的,比如,要開發塞班系統的軟件,首先需要一個交叉編輯的環境,早期的塞班開發環境配置起來非常麻煩(那個年代還沒有carbide c++ IDE,只能用vc6+插件的形式)。

  當時關于塞班編程方面的書非常少,網上的資源也少的可憐,只有諾基亞的一個開發論壇和一個叫開發視界的網站。于是我便從當當上買了一本書,后來我在論壇上又買到了一本舊書,那哥們很熱情,又送了我一本(很感激,到現在那些書還都保存著)。但有些東西光看書還不夠,幸好我在3G365上認識了一位臺灣朋友,有不懂的地方我就問他。當時的塞班正在經歷從2版到3版的轉變,這也是一個機會,因為3版和2版完全不兼容。這位臺灣朋友比較懂windows mobile,我倆對塞班其實都是新手,所以是相互學習,誰有問題就提出來,然后一塊商量,一點一點地解決。

  我還記得我們做的第一款軟件是類似手機助手的一款軟件,然后就發到了論壇上,還有不少人下載。這種成就感或者虛榮心是驅使我一直做這個事的最大動力,當你看看有人下載你自己開發的軟件的時候,別提多美了,雖然現在看當時做的軟件很爛很爛的。

  2005年畢業之后,我去了天津東麗區一家鐵路設備的制造公司,每天八點半上班,五點多下班,晚上在外面吃點東西就回去。由于我家離公司比較遠,所以我是租房子住,每天晚上的時間就是一般泡論壇一邊看編程方面的書,很少12點以前睡覺,每周都會有幾天要到凌晨2、3點才睡,但早上7點多還是起來去上班。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2009年來京發展。當時工作就是養家糊口,混口飯吃,然后一門心思都撲在研究塞班上去了,但根本沒想著說這個東西怎么賺錢,完全憑一腔熱血,我就喜歡這些東西,我就愿意搞這個。

  在3G365上混了兩年多,也認識了一些朋友,其中一哥們是廣州的,87年出生的。到了2006年年底,我倆覺得3G365沒啥意思了,就想做一個更專業的論壇,把個人開發者聚到一起。也是在這一年,我認識了蘇光升,當時他還在北京做SP,我們三個人就合計,能不能一塊來做個新網站,光升說你倆放手做,服務器的費用我來出。就這樣,我們在2007年3月1日正式日推出opda論壇(www.opda.com.cn)。之所以叫這個名字,就是PDA代表移動終端的意思,O同ALL發音,意思是全部的移動設備,后來O代表(omnipotent)萬能的。其實當時真正算得上智能機的只有使用塞班系統的諾基亞,windows mobile的手機都很少。

  光升、我以及廣州的哥們,就成了這個網站的三個創始人。光升之前也帶領幾個弟兄在北京做了一些有意思的軟件,他對OPDA主要負責服務器等方面的費用支出,說白了他來出錢;廣州那哥們負責運營,我在產品方面投入的時間更多一些。

  我們三個人實際上都是兼職來做,光升在北京有自己的公司,我還在天津有自己的工作,廣州那哥們還在上大學。在我們開始的時候,3G365已經開始沒落了,這時還有一家網站起來了,就是塞班論壇,后來大部分3G365的用戶都跑到了塞班論壇。它的定位主要是漢化、破解,基本都是小白用戶;OPDA的定位則強調原創,最輝煌的時候,我們把全國最頂尖的個人開發者都聚集了過來,桌面精靈、愛短信、來電通,都是從OPDA誕生的(現在這種模式叫孵化器)。

  我最先做的一個產品叫掌心秀歌詞。那時用手機聽歌,只有聲音,屏幕上是看不到歌詞的。我就想能不能像電腦上那樣,讓歌詞在屏幕上呈現出來。當時PC 上比較好用的音樂播放軟件是千千靜聽,它的歌詞酷非常全,我就破解了它那套協議,把歌詞全部抓取過來,供諾基亞用戶來下載我這個新的軟件。當然,我沒有靠這個去賺錢,也根本賺不到錢。

  說實話,那段時間的開發者都很純粹,沒人想過怎么賺錢,大多是憑著興趣。比如我發布了一款產品,很多人就開始跟貼,去反饋哪兒有問題,然后我們收集到了就開始改,改的差不多了,我們就又發個貼子,今天可能會發布,比較熱門的產品能有幾千個跟帖。有些人就真的,你不睡覺他也不睡覺,他就是等著這個軟件,他就想第一個去嘗試你這個東西。

  2008年年初,光升在網上跟我提到,能不能做一個動態的屏幕壁紙,就像瑞星的小獅子那樣。當時塞班的一個系統限制,就是你換一個壁紙的話,它只有中間一個區域,屏幕的上面和下面不能隨意換,因為它不是全屏的。當時就有一些軟件去給你做成全屏壁紙,先把你那個圖切開,然后通過一些特殊手段貼到上面一個,貼到下面一個,中間再給你對上,然后當時做主題的也特別受歡迎。后來我就就突發奇想,能不能讓這個屏幕動起來呢,有點東西在那兒動,后來跟光升也交流,做一個桌面精靈在上面能動,就跟瑞星殺毒軟件有一個小獅子在屏幕上一樣。

  我就在論壇上找,有沒有一種能在桌面貼圖的解決方案。后來來電通(已被UC收購)的作者蘇志宏說他也想解決這個難題,于是我們一起研究,幾乎每天都聊很長時間,在一個不經意間接觸到了一個類,能在桌面局部貼圖,當時興奮的一宿沒睡。貼圖解決了又遇到了一個難題,塞班不支持gif動態圖片,于是又開始研究gif文件格式,gif至少有三套不同的方案,然后就寫代碼,就是怎么讓圖片動起來,后來終于搞定了。桌面精靈前后有上千萬的下載量,現在在一些網站上還有人下載。在塞班的個人軟件開發時代,下載量能夠過千萬的產品也就這么幾款,這個量級也只有桌面精靈和來電通了。

  那個年代,專注塞班軟件開發的公司不多,如果非要說,有兩家不得不提:一家是UC,一直活到今天,可以說是塞班和諾基亞成就了UC的地位;另一家公司叫PICA,它是把MSN、QQ等多個PC上的聊天軟件打包放在塞班系統上,當時在諾基亞比騰訊上還牛,其實就是一個集成聊天軟件,你下了它,就不用再下任何單獨的聊天工具了。它支持各種協議,也就是能把用戶的聊天數據存留在自己的產品上。顯然,這就威脅到了騰訊的后院,所以騰訊就起訴它,一定要把它搞死。現在這家公司可能還存在,但已經完全轉型了。

  到2008年年底的時候,我們有些挫折感了。因為服務器總是受到競爭對手的惡意攻擊,經常宕機,最長持續時間達到十多天,我和廣州那哥們又不懂服務器方面的維護技術,所以很受打擊。我們就跟光升商量是不是把這個網站停掉算了,他去問一些圈內朋友,覺得OPDA還是有價值的,所以建議我們繼續做下去,服務器和錢的問題他來解決。

  2009年,著名天使投資人蔡文勝找到了光升,并決定投資我們,之前草根班子式的合作方式肯定不行了,我和廣州那哥們就都去了北京,和光升正式成立了公司。我離開天津時的月薪是4000多元,一直都沒離開過那家公司,家里也不太同意我去北京,因為不知道前景如何。但我想試一試,可能最大的挑戰在于,之前是把興趣當做事情來做,現在是把興趣當做事業來做,這兩者的區別還是非常大的。

  我眼中的諾基亞和塞班

  到今年為止,我接觸塞班系統整整十年了,現在我還有兩個諾基亞手機,很多程度上是出于感情,真的舍不得放下他們。不管諾基亞現在境遇如何,不可否認的是它開啟了智能手機的一個時代,從最初沒有軟件可用,到有游戲可玩,再到擁有塞班這樣的操作系統并允許第三方開發者接入,一路走來,還是給我們這些草根開發者很多美好回憶的。

  諾基亞給我的第一震撼來自NGAGE。它是游戲機型的,數字鍵盤,屏幕在中間,很適合玩游戲,大概2003年前后出來的,當時有一款射擊游戲傲氣雄鷹SKY FORCE,畫面效果做的相當強悍,176×208的分辨率,跟后來E71的屏幕差不多大,那款游戲很流暢,是我在塞班上印象最深;然后下一款就是 6630,諾基亞的第一款3G手機;后來又一款超薄手機N76,后面還有E系列,在當時還是很棒的。

  說實話我不算最早的一批開發者。國內第一批塞班開發者應該是在我上大學的時候就有了。我剛泡論壇的時候,已經有人在做輸入法和加載字庫的軟件了,即使到了2007年,中國真正做塞班軟件原創開發的個人也不超過10個人。當時大多數人玩的都是拿國外的軟件來破解,給論壇上的用戶免費用。

  塞班時期拼輸入法拼得特別狠,當時比較牛的輸入法有A4、點訊梅花、國筆,國筆輸入法現在還獨立活著呢,A4被騰訊買了,點訊被百度買了,都是在安卓爆發之前收購的。

  這也是塞班時代屈指可數的幾起與資本產生關系的事件。那個時期VC即使投資的話,也可能會投資SP,投資傳統互聯網,投資傳統行業,很少有人敢投應用開發這個行業,誰敢第一個吃螃蟹?

  但總的來說,塞班這個年代,做技術的也好,做運營的也好,我們這幫人還是給自己積累了一些東西的。我認識的一個哥們兒,是比我早做塞班開發的。他一開始是做服務器的,后來自學C++之后就開始做塞班開發,做了一兩年就去了當時如日中天的PICA,在那呆了一兩年,又去了網秦,先做塞班,現在又轉到安卓。

  說實話,從塞班轉到安卓,還是比較難的。對我來說,首先是人生狀態的轉變:以前是玩,現在是創業,很不一樣。過去我們下班回家做這些事的時候,累了我可以躺會兒,可以站起來去溜達溜達,做不好,也沒有什么壓力;如果出現個問題,我愿意解決我就解決,要是解決不了我就可以把它扔一邊不管,是這么一種狀態,但是現在你要去創業,這就是你的全部,你的事業,你要精益求精把這個東西做到最好,有了問題就不能撒手不管了。

  另外一點,塞班的玩法是,我做個有意思的東西放在那兒就OK了,但是它未來有什么價值嗎?不用去考慮,我不需要再植入任何東西。做安卓就不一樣了,你必須去考慮你未來你這個產品如果做一年,一年以后你這個產品會是一個什么樣子,包括你這個產品的發展方向,你的商業模式在哪兒,這些必須得有。

  說不好聽的,安卓上的軟件,有幾個不是在后臺跑著的,有幾個軟件不是天天聯網做統計、偷用戶數據的(堂而皇之的說的特別好聽,叫眾包)?再往前說,安卓早期一點的軟件,有幾個沒有內置廣告的?因為在安卓剛出來的時候,很多人就想我要從這兒去賺錢了,所以里面植入了很多廣告,就對于用戶體驗方面很有傷害。

  因為塞班的經歷,我們對安卓從最早期的抵觸,到現在慢慢接受,再想著試圖去改變一些東西,然后就是極小層面損傷用戶體驗,這和當時做塞班是完全不一樣的。做塞班的時候,完完全全是從用戶角度出發,而做安卓你要滿足用戶需求的同時,還要兼顧著自己的發展方向,你不能單純地為了滿足用戶的需求,把這個軟件做的脫離了公司的發展方向。

  塞班和安卓的一個巨大區別,就是在安卓上你能想到的點基本都有了,想到的東西你從百度一搜,從谷歌Market(現在叫google play)一搜都有,而塞班時期是你想一個東西沒有,而且你也沒有渠道去得到這個軟件,所以你就可以去做。

  塞班生態是自然生態,是民間的,個人的,團體頂多有一些大公司,比如說IT168這些互聯網公司,它去開一個手機分區論壇,但是這些大公司并沒有真正運營它。所以說塞班還是一個純草根的民間組織,當時除了一些直接競爭的論壇,沒有任何利益牽連在里面,所以你放一個軟件的話,會有很多人自發地拿到它,然后再發到別的論壇,別的論壇還有很多人去頂著這個帖子,這么一直循環下去。

  在塞班時代,我覺得經歷過最大的事情就是二版轉三版。在二版上開發的應用,到三版上是不能安裝不能用,即你二版上的代碼直接拿到三版上不一定能編譯過去,你還得需要去改,改很多東西。在塞班上,OPDA當時做的最牛的事,就是從二版轉到三版的時候,要面臨版本的破解問題,即到三版需要一個證書簽名,所以我們最引以為自豪就是OPDA做的根證書。它類似于蘋果的越獄,在三版上,一個軟件包要有一個證書簽了名才能裝。比如說一款破解的軟件拿回來你沒法裝,你就需要拿這個證書把這個軟件簽一下名就裝上來了。我們當時都是從國內代理去買證書,能拿到較高能力的證書簽名,直接拿回來這個軟件打成包就能正常使用,各個權限都能用等于就是免費給用戶發證書。后來塞班論壇迅速壯大就是提供證書。

  但對于開發者來說,最頭疼的就是諾基亞后來變了,它變成了各種屏幕,橫屏、豎屏,屏幕適配非常讓人頭疼。什么音樂手機、游戲手機各種型號都有,這就造成了開發的難度?;褂芯褪橋禱僑嘧源哪翹譛I是很丑的,如果我想把它做得好看,用自定義的UI,就需要試很多屏幕,而它的開發和安卓的區別在于,這個東西做起來非常復雜,我要貼圖,我要算坐標,不同的屏幕要算不同的坐標;而安卓開發的話,我寫一個文件,安卓的大部分手機都有相對的位置,很容易適配;塞班你要寫一位置,屏幕一拉長,位置下面就留出一大片空白,所以做起來很難。

  諾基亞與安卓、iOS相比,最大的問題在于它早期的時候沒有真機調試,我們只能模擬器調。通過模擬器調試,而調試完了再跟真機一調試可能就會有差別,發展到塞班以后,諾基亞就支持在線調試,它就可以跟手機連上做調試了,但還是是會出問題,不像現在安卓和蘋果的調試這么流暢。

  塞班還是一種非即時在線的系統,它的WIFI網絡和移動數據網絡自己會關閉,諾基亞的考慮可能是說,我這是手機,我不能時時在線,在線了就費電費流量。這就導致了塞班手機實現PUSH功能是不可能的,就是你的微信來了之后,我是不能直接接收的,因為我沒有連著數據網絡。所以說,如果現在塞班還是最牛的時候,現在就沒有微信,只能是QQ,因為QQ是你主動連上網之后跟人去聊天。

  2010年上半年,我們剛開始做安卓的時候,完全是塞班的思想去做,就是工具,也沒有什么聯網的概念,當時真不懂。首先從知識儲備上就不足,當時安卓的開發人才很難找,我們就自學,好在從塞班的C++語言到安卓的Java語言比較好轉,要是反過來就麻煩了。也是從那一年開始,安卓和iOS正式爆發,我們雖然不是做的最好的,但還算趕上了早班車,過去兩年也拿到了君聯和百度的兩輪投資。正所謂吃水不忘挖井人,正因為有了塞班這個東西,才帶我們進到了移動互聯網這個領域,結交了這么多的朋友。

  塞班的失敗也是一個時代的終結,最后祝它一路好走,再見,symbian!

相關資訊